酒鬼谈酒

    分享到:
    点击次数:949 更新时间:2020年08月14日22:39:33 打印此页 关闭
    杜康爱酒、曹操爱酒、李白爱酒、欧阳修爱酒……还有好多知名的和不知名的人爱酒。  
      酒文化可以上溯到大汶口文化时期,历年来倍受人们推崇,数辈人一如既往地爱酒,没有任何理由,也并非为了一股子所谓的文人味儿,爱酒之性也许与遗传有关,也许与教育有关,但归根结底还是与文化有关。  

      杜康爱酒也不为多数现代人所考究,但曹公的诗句里分明写得很清楚,曹公希望借杜康的名气来弘扬一种文化,, 同时也想让自己的名气更大一些,不料自己的大名后来竞然超过了杜康,为后人记得更多这与他的为人有一定的关联,另外就是小说家对和戏子们对他的丑化,无端地成了一个白脸的形象,不过他的名字倒是在历史的长卷里留下了重重的一笔。  

      李白爱酒倒成了家喻户晓的事实,斗酒诗百篇的是他、与尔同消万古愁的是他、醉后捞月的是他、借酒戏贵妃的是他,他是真的爱酒,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。  

      欧阳修爱酒,他在徐州的琅琊山写下《醉翁亭记》,“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”是一种超然的酒的境界,欧阳翁是一位文人,也是一位酒中豪客,其笔下的文章读之,亦如品一杯陈年的老酒,愈读愈香、愈读愈有韵味。  

      杜康之爱酒可能只是一种偶然,他称不上人们所说的那种“酒之父”;  

      曹操之爱酒近乎一种附庸攀雅之嫌,不足为后人道也;  

      李白之爱酒才是一种正宗的酷爱,一种本性的使然;  

      欧阳修之爱酒有一种文人特有的洒脱,一副郑燮爱竹的文气。  

      我爱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恬静,我爱与知已在酒中把酒话桑麻的自在,我爱与另外两位与我有共同酒言的豪士共聚一堂谈天说地,我爱四人共聚时各居一方交流酒心得,我爱与另外七位推杯换盏的豪迈,我爱酒的清香、我爱酒的文化、我爱酒……  

      如今的什么:什么头马呀、什么兰地呀,在向我们的古老的酒文化宣战,好多国内的制假高手也在偷梁换柱,如今的我们好多的品牌,诸于:茅台呀、五粮液呀、剑兰春呀、泸州老窖呀……等,都在受到内外的双重攻击,如今的酒市场也是声名狼藉,目睹的都是一些唾沫横飞的惨景,有时酒成了行贿受贿的药引子,成了见不得人的肮脏交易的工具,甚至连一些酒吧,也伴起一些不堪入耳的嗓声,酒将不久啦……  

      真的不知道多年以后,象我等这样的酒鬼是否还有真正的酒可喝?
    上一条:谈山东人喝酒习俗 下一条:中国酒文化的起源